廣告
                      廣告
                      廣告
                      夏普“三進三出”:手機業務折戟 欲進軍企業級市場
                      通信產業網|2018-10-22 08:56:39
                      作者:周昊來源:中國經營報

                      10月3日,夏普發布最輕旗艦AQUOS zero手機,不過《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這款新機目標僅聚焦在日本市場,夏普高層對該產品是否登陸中國還持以觀望態度。

                      此前的9月27日,夏普會長戴正吳稱手機業務已經轉向。夏普手機與“三退”中國只差一紙官宣。從去年3月的高調回歸到今年9月的黯然離場,背靠富士康大樹的夏普手機沒能在產業鏈與情懷的優勢加成下脫穎而出。

                      即將“三退”中國?

                      2017年3月,在兩度退出中國市場之后,被富士康收購的夏普宣布手機業務重回中國,原酷派集團副總裁羅忠生接任夏普手機CEO。

                      在隨后的媒體溝通會中,羅忠生將2017年的全面屏之爭稱為5G到來之前智能手機產業的一項最大變革。羅忠生拋出這一論點源于夏普自身的手機基因,因為在2017年8月8日AQUOS S2手機發布之前,夏普已經發布了28款全面屏手機,業內也冠以夏普“全面屏鼻祖”的稱號。對于熟悉全面屏運作的夏普手機而言,2017年的夏季無疑是其高調亮相的最佳節點。

                      羅忠生沒有說錯,5G時代來臨之前,伴隨全面屏大潮衍生出的面部解鎖、屏下指紋等技術的確成為了手機產業的最大變革。然而頗具戲劇性的是,為4G時代收尾的全面屏手機卻以水滴屏為其標志性特征之一,這種造型在去年還有一個更響亮的名稱——源于夏普AQUOS S2的“美人尖”;某種程度上,水滴屏造型成為了整個行業對夏普手機的最好致敬。

                      今年7月,擁有95萬粉絲的夏普手機官方微博突然清空,截至記者發稿時仍未恢復;隨后,夏普手機京東官方旗艦店產品全線下架,目前該店鋪展出的5款夏普手機均處于無法下單狀態。作為夏普手機回歸中國的拳頭之作,在上市一年后,AQUOS S2的京東評價數量停留在5.7萬條,與國內主流廠商幾無可比性。

                      作為一個剛剛回歸的品牌而言,彼時的夏普手機本身也無法與國內主流廠商相抗衡。羅忠生曾期望利用三年的時間為夏普手機打好基礎,使產品的出貨量能夠有一定的規模,但現實卻沒有留給他太多時間。今年7月,市場上已有羅忠生被調崗的傳言,同時,其個人微博認證也由原先的“富士康科技集團的資深副總裁”更改為“資深通信人士、數碼博主”,其主管的手機業務也由夏普日本本部接管。

                      《中國經營報》記者也從夏普方面獲悉,此前夏普手機業務由富士康方面負責,但由于富士康本身為諸多手機廠商提供代工,因此在多重考慮之下,夏普已經暫時停止在國內出售手機;下一步夏普將以商業手機、工業手機等企業級市場為目標,后續產品是否在國內推出還需要審慎判斷。

                      渠道與市場之困

                      擁有龐大用戶的中國手機市場一直是各品牌商的必爭之地,夏普也不例外。

                      早在2003年,夏普手機就曾進軍中國市場,由于當時國內市場日本品牌眾多,各企業間競爭激烈,加之當時手機價格昂貴、市場較小,在一批中國本土手機品牌嶄露頭角后,夏普與松下等其他日系手機在2005年退出中國市場。2008年夏普再次進入中國,其標志性的翻蓋旋轉屏設計奪人眼球,在一代功能機用戶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在智能手機時代來臨之前,夏普一度在中國市場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績。2013年,夏普因智能手機的興起再度退出中國,這次退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封死了夏普手機復興的道路。

                      2013年前后,國內手機市場迎來洗牌期,傳統的運營商手機開始由盛轉衰,互聯網手機駛入快車道。夏普的退出不僅遺失了原有的線下渠道,新興的線上渠道也未有絲毫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夏普家電業務在國內擁有一整套完善的渠道體系,但夏普手機卻并不能利用這些渠道來拓展業務。

                      《中國經營報》記者走訪多家夏普門店了解到,目前各主要賣場的夏普門店只銷售彩電、打印機等白電、黑電產品,并沒有銷售過夏普手機。缺少了線下門店的支持,夏普手機要想自建全方位的渠道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與時間。2017年回歸后,夏普雖然選擇中國移動、京東、迪信通作為其運營商渠道、電商渠道、公開零售渠道,但此時渠道已成為夏普手機的短板,加之中國手機市場已被各大巨頭瓜分完畢,中小廠商的生存日趨艱難,夏普手機遇冷自然也不例外。

                      以渠道體系完整的夏普電視為例。據中國電子商會發布的《2017年中國電視消費及2018趨勢預測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市場彩電銷量約4800萬臺,其中夏普電視中國市場銷量突破1000萬臺。2017年彩電零售市場當中60英寸、70英寸的銷售額與銷量增速遠高于其他尺寸,其中夏普電視以量占比58.8%、91.7%的份額占據了60英寸、70英寸大屏電視市場的頭名,成為大屏市場消費者主流選擇品牌。

                      同樣是在2017年打響的復興之戰,夏普的手機與電視業務卻收獲了不同的結局,渠道力量可見一斑。

                      政企市場未卜

                      9月底,夏普會長戴正吳表示,夏普手機已經開始轉向,所瞄準的正是商業、工業等企業級市場。在消費級市場遇冷的夏普手機,又能否憑借企業級市場的空間迎來第二春呢?

                      通常情況下,手機廠商主要為個人消費者提供手機產品,但隨著移動辦公市場的推進,企業級手機的市場前景也逐漸顯現。在國內,目前企業級市場主要以政企手機為主。

                      與傳統的消費級市場相比,企業級市場存在著顯著的安全為主、高度定制、系統化搭建等特點。具體來看,目前的政企手機基本以雙系統為主,其中工作系統對于硬件、通信、安全、平臺等均有著極高的使用要求,且包含了從平臺到應用到終端的一系列架構建設,不同的用戶對于使用場景的需求也往往存在差異,這種高度定制化的特征對上游手機商的實力也是一種考驗。

                      目前,國內政企手機主要以華為、中興等兩家廠商為主。今年9月27日,vivo也針對政企市場發布了“工作域平臺解決方案”,該方案將大眾消費者生活場景中的“個人域”和特殊工作場景下的“工作域”融為一體,整合不同消費者在不同環境中對手機產品的不同需求,從而可以省去多部手機來回切換的困擾。

                      有業內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目前國內的政企手機市場體量大約在2000萬部左右,其中由華為、中興等涉及的警務通、政務通等最具代表性,vivo作為政企手機市場的新玩家,其發展潛力還有待觀察。

                      該人士還表示,夏普手機雖然決定進軍企業級市場,但這一行業門檻較高,夏普手機還需應對多項挑戰。首先就警務、政務市場而言,夏普雖然已被富士康收購,但其本部依舊在日本,出于安全層面的考慮,這一類市場基本只會以國產手機為主;其次,富士康內部的確有龐大的企業級手機需求,但富士康還擁有自有品牌富可視,夏普在內部競爭中能否勝出還是未知;最后,企業級手機往往會以市場上出貨量較大、性能較強的手機為主,這與產品的成本、品控有關,如華為主要選擇Mate系列、vivo選擇x21系列等,夏普手機在重回中國后,目前還沒有爆款級產品面世,這對于夏普企業級手機的推廣也是一個挑戰。

                      0

                      責任編輯:曉燕

                      【歡迎關注通信產業網官方微信(微信號:通信產業網)】

                      版權聲明:凡來源標注有“通信產業報”或“通信產業網”字樣的文章,凡標注有“通信產業網”或者“www.8528725.com”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通信產業報社,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復制、摘編等用于商業用途。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通信產業網”。

                      發表評論
                      合作伙伴
                      換一個
                      還不是通信產業報會員,立刻注冊
                      ×
                      印度快乐8投注